四川 > 四川新闻

海拔4411米的坚守:世界最高航油供应站和9个玛尼堆的故事

来源: 四川在线
2019-11-30 11:13 
分享

四川在线记者 张红霞 摄影报道

降落在高高原机场

11月28日清晨,一架A319飞机,经过60分钟空中穿越,从730多公里外、海拔500米的成都双流机场,昂首飞进了海拔4411米的世界“最高”机场——甘孜州稻城亚丁机场。

天蓝得深邃,阳光镶了金边,走出舱门的一刻,缺氧反应扑面袭来——在这个“高高原机场”,人手一罐“高原氧”成了记者们下机伊始的标配。

飞机来了,世界海拔最高航油供应站——稻城站忙碌起来。当班加油员王小军、罗绒多登早已准备好加油车,从凌晨6点到9点,他们对车与油做了十余项检查,确保万无一失后,将长11米的加油车开到被称为“高高原英雄机”的A319翼下。

打开工作梯,在高高原操作,必须两个人同时登梯。两人将车上重二三十斤的加油机取出,带着油管,对上机翼下的油舱口,一架满载124名乘客的A319“又喝了个饱”。一小时后,这架飞机绕场半周后飞返成都。

“高高原”,是国际上对海拔2438米至8000米空域的界定。四川有5座高高原机场,分别是九黄机场(3448米)、红原机场(3535米)、康定机场(4238米)、格萨尔机场(4068米)、稻城机场(4411)。国内海拔最高的10座机场中,四川独占五元,为最多。

飞机起落离不开航油,5座机场就要配套建设、运营5个航油供应站。由于高高原空气稀薄、高寒缺氧、给养困难,在高高原机场的民航运行保障比一般机场复杂得多、困难得多。长年坚守在高山之巅,从川西北到川西南,这5个跨越千里的供应站成立了一个共同的家——“中国航油西南公司4411高高原联合党支部”(以下简称“4411联合党支部”)。

此日,跋涉千里而来,为的是讲述他们的故事——战斗在挑战极限的高海拔地区,与天宇相接,他们炼成了怎样的“铁军”?

年加油550架次,情怀写成《天驿》

稻城航油供应站的小会议室,响起了好听的旋律,加油员四朗刀登和伙伴们一起唱起了“4411联合党支部”原创的歌曲《天驿》——

“风雪拂过深山,神鹰呼啸严寒。在群山之巅的荒原上,我们托起了航油的小站。”

“海拔高度4411米的机场,在世界范围内都不会再有第二座,因为它已经达到了人类在机场活动所能承受的极限。”中国航油集团宣传部部长李文军说,在高高原机场长期为飞机准确、安全地加油,需要责任心、使命感和一丝不苟的态度与精神。

稻城供应站于2013底建成,2014年初投运,有一名经理、4名加油员和2名安保人员,这7个人在这个小院里日夜守候、忙碌。“淡季的时候,每天有一两班飞机到,旺季时一天有7架飞机要补油或加油,都在上午。挺忙的,却不能出任何差错。”四朗刀登来了三年,工作流程已很熟悉,但每次还是如履薄冰。

“因为海拔太高了,人的记忆力和反应都会有所下降,所以我们都要求慢一点,但一定要细致一点。”稻城供应站经理彭斌是成都人,去年8月来到这里负责,“高原反应持续了一周,把家里人都吓住了。”现在的他,谈笑风生、活动自如,鼻子却是红的,似乎是冻伤又好象在发炎,“高原气候紫外线强,一晒之后鼻粘膜干躁容易出血,就成了红鼻子。”

“为保空中万米线,氧气越薄越向前”。稻城航油供应站建站6年,每年加油量都以两位数增长,去年加油550架次飞机。此外,供应站还承担了周边抢险救援、军事试验的任务等。

“4411联合党支部”设在阿坝州九寨汤—黄龙机场,5座高高原机场的组织生活大半通过远程网络完成。党支部书记陈育非介绍,“4411联合党支部”坚持党建、生产一起抓,以党建促生产,5座机场每天工作步数超过2万步,每年工作里程超过5000公里,每年检查油品1.2万次、接触加油口3000余次。

11月28日晚,九寨沟风景名胜区管理局在其官方网站发布通告,公布九寨沟景区开放区域单日游客接待最大限量由8000人次调至2万人次,散客可以进入景区。 “回去后要抓紧研究航油供应准备,因为航班和游客的量肯定会随之加大”,陈育非说。

“一根筷子”和9个玛尼堆的故事

去年3月12日,甘孜州雅江县木绒乡亚多村突发森林火灾,火场海拔3520米以上。

稻城航油供应站接到了应急部门紧急征调、参加救火的任务,正在值班的成都籍加油员袁国奇接到命令,将本只在机坪上开行的加油车开往278公里外的雅江县,为救援的K-32直升机加油。

长长的加油车原本没有淋水装置,出发前才新装了。哪知本该给汽车刹车鼓和轮辋降温的淋水器,出了门就被冻住了。一路小心驾驶,袁国奇和同伴翻越了海拔4718米的卡子拉雪山,好容易才到达雅江。“一下车,外面飞沙走石,火线‘刷’地就从眼前窜了过去,火过之处,森林顿成焦土。我感觉,在这个火场里,猴子都难以逃生。”

直升机轮番作业,袁国奇们保障得力。三天里,经1702人、5架K-32直升机的空地协作、警地配合、专群结合和全体人员的不懈努力,火情得到全面控制,扑救工作取得决定性胜利。2018年,中国航油荣获国家应急管理部授予的“第四届全国119消防奖”,这也是中国航油首次获得此项殊荣。

今年3月30日,凉山州木里县突发森林大火。稻城航油供应站再次接到抢险救援任务。经理彭斌带着队员,开着长11米、载油18吨的加油车出发了。

他们走的哪里是路,又窄又陡,全是回头湾,路边就是悬崖,崖下就是江河。在一个下坡急回头湾处,同伴拍了一张照片——笨重的加油车从急弯处回盘子,车身太长打不过调,只能尽量靠崖边开,好给后车身留出转弯的空间。

“当时,路边指挥的人眼睁睁看到左车轮离崖边只有一根筷子的距离,再往前一点就可能坠下山崖,不敢想象”,彭斌硬是凭着精湛的技术,转过了车身,有惊无险地过了这个急弯。

“我们就是脱下军装的部队,在陆地奔驰的空军。”中国航油集团公司党委书记、董事长周强对高原党建高度重视,高起点规划、普遍推广、纵深发展。“宁可透支生命,决不辜负使命”的精神血脉是高原党建的特点,而“4411联合党支部”是其中的一个典型。

在稻城航油供应站的空地上,有9个玛尼堆,形状各不同,却透出神圣的气息。

彭斌说,这是6年里供应站的员工们一点点垒起的。按顺时针3小时巡逻一次,巡逻完了就捡一块石头垒上,在藏族同胞的信仰里,玛尼堆是有灵气的石头,可以保佑供应站平安、工作人员平安。机场吃不上蔬菜,全靠外边带进来,大家自己动手做饭,日子有些清苦。想家的时候,大家也都去捡石头来垒玛尼堆,表达对家人的思念和祝福之情。久而久之,连来探亲的家属们也都会捡几块、转几圈,“他们离开家人,是为了帮助更多的家庭团聚。”

分享
分享到新浪微博
分享到微信
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:凡注明来源为“中国日报网:XXX(署名)”,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,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、使用,违者必究。如需使用,请与010-84883777联系;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中国日报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其他媒体如需转载,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,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。
版权保护:本网登载的内容(包括文字、图片、多媒体资讯等)版权属中国日报网(中报国际文化传媒(北京)有限公司)独家所有使用。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,禁止转载使用。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:cdoffice@chinadaily.com.cn
中文 | English